免庖丁

专门负责脆皮鸭的品鉴。

今天有点难过,写点什么吧

因为昨天浔阳楼头题缓丝,微博(又一次)被禁言七天。

本来打算靠五百四十线美妆博主的能力再安利一波舒肤佳的,也安利不成了。看到这儿的姑娘们,有钱的捧个钱场,没钱的捧个人场,我就不给你们表演胸口碎大石了。

我最初被拖下水是因为Q群里有几个一捆妹,从今年一月份就在嚎,从一月一直嚎到偶练结束。我那时候刚看完澳版Master Chief,而《演绎法》又在剧歇,需要一点护肤期间的碎片剧打发时间。

我一开始看偶练没有什么感觉。感谢有次忘记关弹幕,感谢有次在满屏厚弹幕当中有人坚持不懈地安利坤音小视频。出于好奇我去搜了一下,然后就此掉坑。

最初掉进这个坑,初心西皮是卜洋,颜狗没办法。那时候已经知道了队长所谓的黑料,说真的,在没有喜欢队长之前,我对这个所谓的黑料,真的就不是那么在乎。

后来狗着狗着,慢慢地开始对队长产生了微妙的同理心。

最初是因为网络暴力,因为同样的事情曾经发生过在我身上,虽然我只是配角。事件的过程和其他煽情的诉苦我就不说了,不想伤害亲友。

但是那种体会,我觉得自己还算比较有发言权的。

《东京巴比伦》里有句话非常准确,“这是事实,但不一定是真相”。在细节和角度上稍微一变,整个事件就陡然不同。

辩解是苍白无力的,任何想说的话都会被洪流所淹没,伴以各种自以为有趣的流行网络用语泼过来。哪怕你把心血淋淋挖出来捧给别人看,大概也只会换来一句,“哦哟,好脏。”

这件事之后还有断断续续的余波。几年之间我想明白了一件事,那就是“事实”和“真相”统统无关紧要。一种说法就能被轻易地、毫无芥蒂地接受下来,而另一种说法则获得截然相反的待遇。

我想明白的道理就是,网络暴力实际上也是一种权力欲的自我满足。权力是什么?《1984》里说,权力就是让你不好过。网络暴力是借由让当事者痛苦的自我满足。

以上我说的这些,可以看作我个人对网络暴力的看法,也可以代入我在看完队长所谓“黑料”后的感受。为什么在爱豆和选秀里最容易出现网络暴力,就是因为“参与感”和“操控感”从一开始就很强,施加者能得到最大化的满足。

起码在这一刻,我觉得自己似乎能感同别人的身受。

我对那个黑料,几乎是在接触之初,在没有开始喜欢队长之前,就有一种天然的、直觉性的反感。原因也很简单,作为一个大龄的feminist,我在里面嗅到了“荡妇羞辱”的气味。

Slut Shaming.

说真的,荡妇羞辱能用在男性身上,倒也是一种神操作。

后来在某个群里讲这个概念,多少有点骇然地发现,很多年轻姑娘对这个概念毫无意识。

何为荡妇羞辱?举个例子,针对Taylor Swift前男友数量众多的讥讽,就是荡妇羞辱的典型。

我每次讲这个概念都有一种深刻的无力感,因为要说这个概念,要首先从“公众权利”和“私人权利”的边界开始讲。

说得直白朴素一点:个人感情问题,和公众无关。

我一向左棍惯了:哪怕是婚内出轨,我都认为这属于“私人问题”,不属于“公众权利”该伸手的范围。

感情问题之复杂、微妙,是外人很难以言表的。但是我哪怕在此事之前,就一直很反感某美吐槽君这种号,因为它们算是网络时代的老娘舅。这世界上没有同一段感情是完全相似的,但是在这种号上,往往就被贴上一个千篇一律的标签。

所谓荡妇羞辱,就是用“性关系”这个武器去羞辱一个人。鉴于性道德在我们的社会中还有荒谬的崇高地位,这种指责一旦出现,基本就是百口莫辩的事情。

But it ain't your fucking business in the first place.

作为一个大龄feminist,我非常反感荡妇羞辱,因为这不仅事关公众人物,更事关你我作为女性的自我意识。荡妇羞辱的本源,和对女性的羞辱、对同志的羞辱、乃至整个社会的性道德观念都是相通的。在你自己做出荡妇羞辱的同时,你自己已经默认了这种羞辱的正确性。

换言之,你已经把自己,放在了一个男权,乃至父权的权威地位当中。

但我们都必须知道,身为女性,我们是没有这种地位的。

我从以前就很不喜欢吐槽君里那些痛批渣男和小三的群体,或许最初是当事人愤懑之下的树洞,但后来就变成了好事者看八卦的狂欢。这种事不关己顺脚一踩的行为,无非是在网络上发泄自己或有可无的负能量,这就不去说了。

但是真情实感地觉得背叛感情就该浸猪笼的人,有没有想过,感情本身就是有风险的,和世界上每一份契约一模一样。恋爱有可能会分手,结婚有可能会离,谈好的合约有可能会翻脸,这就是做每一件事的风险本身。

分手、离婚、丢合约当然会伤心,但我们生而为人,难道不是就在每天都在对付这些痛苦的风险吗?

以上这些,是我在逐渐开始偏向于队长之前,就已经在我的世界观里完成的东西。但这不是我的同理心产生偏爱的起源,如果止步于此,我大概就止步于empathy。

我开始喜欢队长,是因为我发现了这个人在“表面”性格下的复杂性。

看似随和,又有点固执。有点孤勇,又有点凉薄。好像是个操心老妈子人设,反而什么家务都不会干。

再多的话不说了,说出来跟安利似的。总之,作为一个作者,看到这种性格,那简直是捡到宝一样的快落,因为复杂的人性才有挖掘的可能。

评论(8)

热度(166)

  1. Cassie免庖丁 转载了此文字